趣店:股東瘋狂拋售,砍頭息轉型開放平臺

  • 時間:
  • 瀏覽:639
  • 來源:生財有書

睿財經訊(文/蕭瑋) 在互聯網行業中有個神奇的公司,這個公司從創立到上市只用了短短的三年半的時間,創造了中國互聯網公司最快上市記錄。上市以后市值超過110億美元,比很多老牌互聯網公司,比如搜狐和新浪還要多。這個神奇的公司就是羅敏創立的趣店。

羅敏是一個典型的80后小伙,考試成績并不理想,大學期間立志要考北大讀研,在考研前期聽力馬云和李彥宏的演講以后決定放棄考研,成為追逐“風口”創業者。

羅敏創立過五家公司,嘗試過校園NSN、社交電商、商品推薦網站、在線教育、外賣O2O外賣平臺,卻都因時間節點不對而錯過“風口”沒有成功。連續創業失敗并沒有讓羅敏失去信心,他在2014年3月成立針對大學生小額信用貸的趣店。

校園貸,砍頭息,趣店快速成長為獨角獸

趣店的前身是大學生“分期購物平臺”趣分期,是一個針對大學生提供分期消費的金融服務平臺,挺起來名字非常高大上,其實質就是一個“校園借貸”平臺。

展開剩余86%

羅敏使用“閃電”戰法迅速擴張“校園借貸”業務,雇傭大量的正式和兼職人員進行地毯式的推廣,在短短的一個月的時間內從10個城市瘋狂的擴張到300個城市,

資料顯示,2015年趣分期已經覆蓋了3000所大學,成為最有名的“校園借貸”平臺。在平臺注冊大學生可以獲得最高2萬元額度的現金貸款。

趣店快速擴張,用超高的利率來掩蓋高壞賬率。趣店的“校園貸”超過60%的業務利率在36%以上,并實施“砍頭貸”模式降低壞賬率風險。羅敏從表示趣店的壞賬率只有5%。

大學生除了父母給生活費和學生校外兼職之外,幾乎沒有任何外來收入,在高利息和“砍頭貸”的壓力下,還錢成為變的非常難。2016年媒體連續曝出“大學生裸貸門”和跳樓事件,瞬間校園貸成為社會最關注的焦點事件。事件本事就是因高額利息和暴力催收導致不幸的發生。

2016年5月開始銀監會、教育部等部委不斷針對校園貸出臺文件,嚴禁在校園開展高息現金貸、“校園貸”、“砍頭貸”、暴力催收、侵犯用戶隱私等違規活動。校園貸被國家叫停。7月趣店高調宣布退出校園貸市場。

退出校園貸的趣店并沒有離開借貸領域,轉戰社會普通借貸。借貸過程在消費者不知情的情況下收取“風險保障金與風險保障服務費”。睿財經記者統計了趣店的投訴數量,在一個月的是事件內投訴超過一百多條,主要有分期“砍頭息”“強制保險”“違規收集用戶信息”等問題。

轉型大白汽車徹底失敗,加碼開放平臺能否成功?

趣店退出校園市場后引入螞蟻金服的戰略投資,進入支付寶信用體系并獲得首頁入口,2017年支付寶終止與趣店免費導流的協議,并從8月份開始收取渠道費用。失去支付寶的支持趣店客流量大量減少。

隨著互金監管的嚴格,流量的減少,羅敏看到了危機。2018年趣店轉型,豪投30億現金成立大白汽車。羅敏在社交軟件上稱:大白汽車短短兩個多月進展神速,比我以前做的所有項目都快。

按照羅敏的規劃,大白汽車2018年銷售10輛汽車,進入全國前5名,到2021年能夠銷售200萬輛汽車,成為世界最大的汽車零售商。現實卻沒有成全羅敏的計劃,2018年大白汽車銷售目標下調到不足3萬輛,門店從179家迅速降到40家。大白汽車沒有完成羅敏的目標。

2018年8月螞蟻金服宣布終止與趣店的戰略合作。趣店還嘗試進軍其他領域如家政項目“唯譜家”、在線教育項目“趣學習”、校友社交項目等等,這些項目都是高調出現,低調出局。

今年年初趣店與信而富、點融網、和信貸等多家老牌網貸機構先后宣布轉型助貸,打造開放平臺,利用7300萬的用戶幫助其他金融機構解決流量問題。這種方式給趣店帶來了1.59億元的業務收入。

支付寶與趣店結束戰略合作以后,趣店的新注冊用戶的增長率迅速下降。數據顯示:從2017年四季度的86%降至2019年一季度的12.1%。

趣店豪投1個億的大白汽車失敗,家政項目“唯譜家”、在線教育項目“趣學習”、校友社交項目沒有成功,開放平臺導流沒有新增用戶優勢,趣店開放前臺前途何在?

財經國家周刊撰文質疑,趣店是“開放平臺”還是“流量掮客”?文章稱,盡管趣店方面一再表示是“基于開放平臺的巨大機會和汽車行業風險的不確定性”,但一些業內人士更傾向于將其解讀為金融環境下的被動驅使。

股東瘋狂拋售股票 螞蟻金服清倉趣店

從2019年第一季度的財報數據來看,趣店業績保持著穩定增長。財務數據上,第一季度趣店錄得總收入20.97億元人民幣,同比增長22.2%;調整后凈利潤9.74億元人民幣,同比增長187.9%。

2106年、2017年和2018年,趣店凈利潤分別為14.43億元、21.6億元和24.91億元,三年累計凈利潤高達61億元。今年6月,趣店將2019年凈利潤目標從35億上調至45億元人民幣。如果實現的話,趣店四年累計凈利潤已高達百億。

趣店的凈利潤都都非常好,五大股東中三個撤離,一個在觀望,還有一個是羅敏。

有媒體對趣店的融資有過相關報道,三年的時間里確定完成6輪融資,總融資金額超過51億元,卻存在融資數據被夸大問題,有報道稱趣店B輪融資被夸大5.4倍,E輪被夸大1倍,D輪甚至根本不存在,是重復計算出來的。

股東拋售趣店,不時見諸報端。

2018年6月,昆侖萬維出售了255萬股趣店股票。2017年10月趣店上市時,昆侖萬維已經進行過兩次減持,合計減持約235萬股。

2019年上半年螞蟻金服和曹毅的源碼資本都清倉完畢。截至2019年底,杜力的鳳凰祥瑞減持了少部分,杜力剩余持股比例為15.3%。以均價7美元/股計算,趣店的三大股東合計減持規模約70億元人民幣。

尚未大規模減持的只剩下趣店創始人羅敏以及杜力。

股東頻繁減持財報較好的趣店股份,讓人感到疑惑。通常來講,只有發展前景暗淡的股票才會遭遇大規模減持。趣店的遭遇是否意味著股東不看好趣店的互金模式?

趣店是一個主要以信用借貸為主的平臺,幫助無法從傳統金融渠道獲得金融服務的客戶。趣店一直都是做著借貸高毛利的金融生意,隨著國家金融政策的收緊,趣店的未來將何去何從?我們拭目以待。

猜你喜歡

和值公式